<th id="4mpo9"><track id="4mpo9"></track></th>

  1. <rp id="4mpo9"></rp>
    <legend id="4mpo9"></legend>
  2. <progress id="4mpo9"><pre id="4mpo9"></pre></progress>

    <dd id="4mpo9"></dd>
  3. 大歐美麗(鄭州)環境科技有限公司宣傳語
    聯系我們
    Conduct us
    了解更多我們的詳細信息,請致電
    400-631-1519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CBD外環綠地世紀峰會12A01室。
    電話:0371-69191906
    傳真:0371-69191909
    聯系人:馬先生
    行業動態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業內人士:積極擴張仍將是養豬龍頭企業的主要
    時間: 2018/05/14 11:16:51 作者:Mr.Smile 點擊:

     豬周期下行期的2017年,溫氏股份(300498.SZ)和牧原股份(002714.SZ)業績上呈現出不同狀態。前者凈利潤下滑超過40%,后者營收大幅增長80%。不過,從公司體量上來看,溫氏股份的營收和凈利潤依然處于絕對領先地位。

    業績不同的背后,是兩大養殖業龍頭企業運作模式的差異。溫氏股份和牧原股份身處不同地域,采取不同的商業模式和發展規劃,這也決定了它們將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成為整個行業發展的重要樣本。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積極擴張仍將是養豬龍頭企業的主要動作。只要能夠保證資金鏈相對安全,它們就敢于做出擴張的選擇。

    業績分水嶺?

    受豬價下跌影響,溫氏股份2017年凈利潤下降逾四成。根據相關財報顯示,2017年溫氏股份營收556.57億元,凈利潤67.51億元,分別較2016年下降6.23%和42.74%。

    同為養殖龍頭企業的牧原股份,在2017年營收上迎來了爆發。根據其財報顯示,牧原股份2017年分別實現銷售收入和凈利潤100.42億元、23.66億元,同比增長79.14%、1.88%。

    此前,在生豬價格達到頂峰的2016年,溫氏股份凈利潤突破百億元,高達117.89億元。包括牧原股份在內的其他以養豬為主業的上市公司同樣賺得盆滿缽滿。

    “行情好的時候,大家都賺錢。行情差的時候,溫氏股份與牧原股份在運作模式上的差異就會顯現出來。”搜豬網首席分析師馮永輝表示。

    據了解,溫氏股份采用的是“公司+農戶(或家庭農場)”為核心的模式。根據養殖產業鏈管理中的技術難度、勞動強度以及資金、市場等資源配置情況,以委托養殖方式與農戶進行合作。“該模式屬于輕資產運營模式,通過這種模式溫氏股份能夠快速擴張,實現自身體量地增長。”卓創資訊生豬分析師姬光欣說。

    溫氏股份在回應時也提到,“公司+農戶”模式在土地、資金、環保、帶動農民增收、精準扶貧等方面均有優勢。

    2017年,溫氏股份銷售商品肉豬1904.17萬頭,同比增長11.18%。這一數字在國內養殖企業中處于領先地位。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模式,在豬周期下行期間,會加劇溫氏股份的盈利壓力。“溫氏股份與合作農戶簽訂合同,每年都會保證養殖戶的利潤空間。也就是說,即便是當下生豬養殖處于虧損狀態,溫氏股份依然需要拿出一定的資金分配給農戶,以保證農戶利潤。這就加劇了溫氏股份的虧損。”馮永輝表示。

    在業內,2016年被譽為“金豬年”,2017年被稱為“銀豬年”,2018年則是“銅豬年”。這意味著整個生豬養殖行業在2018年將迎來更加艱難的市場環境。

    東方艾格農業分析師馬文峰表示,“在與農戶的合作過程中,溫氏股份可以提供很多服務。在豬周期下行期間,大部分農戶沒有抵御豬周期的實力,選擇與溫氏合作將成為優先選擇。同時溫氏股份也可以實現自身的迅速擴張。”

    “今年預計新增的固定資產投資金額會超過上一年度,這些投資主要是用在生豬產能的進一步擴大。”溫氏股份方面如此回應記者。

    相反,位于河南南陽的牧原股份則采用大規模一體化的重資產擴張模式,涉及原料采購、飼料加工、種豬選育、養豬生產到屠宰等環節。

    2017年,牧原股份加速擴張步伐,新成立的養殖板塊全資子公司有41家,公司全年實現生豬出欄723.74萬頭,同比增長132.42%。正是擴張步伐地加快,牧原股份2017年迎來營收增長。

    “去年的生豬價格下滑,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牧原股份的盈利能力,但因為其并不涉及對農戶分利,且產能迎來爆發,所以該公司的財報相對好看。”馮永輝稱。

    不過,馮永輝也補充道,如果市場行情持續走低,牧原股份的凈利潤同樣會出現下滑。據牧原股份2018年一季報顯示,該公司凈利潤同比大幅下降80%。

    姬光欣還稱,隨著國家政策對環保要求的提升,生豬養殖的污染問題愈發受到重視,牧原股份頻頻設立諸多子公司,壓力會更多。

    布局下游

    任何生豬養殖企業都在為熨平豬周期而努力。由此,溫氏股份也在向下游產業鏈布局。

    目前,溫氏股份擁有乳業制品、生鮮經營等業務。在2017年,溫氏股份乳業實現銷售收入4.9億元,生鮮業務實現銷售收入3.33億元,累計簽約門店197間,已開業178間。

    不過,溫氏股份新業務的體量與養殖業務相比,仍不可同日而語。“溫氏股份的下游業務并不足以平抑豬周期帶來的負面影響。”姬光欣說。

    溫氏股份謀求在下游的布局,并不排除通過收購手段實現快速擴張。

    “我們過去把更多資源投入到生豬數量的擴大上,今后將加大生豬屠宰加工業務的調研,積極尋找合適的機會建設屠宰加工廠,構建鮮凍品、熟食品的分銷渠道,延長產業鏈,獲取全產業鏈利潤。并且,從上市至今,溫氏股份一直在尋找并購重組的機會,實現自建場之外的產量產值的快速增長。”溫氏股份方面回應稱。

    馬文峰表示,“溫氏股份通過收購的形式,既能實現下游業務快速擴張,也能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并且,溫氏股份作為大的養殖集團,也可以對收購企業進行轉型升級。”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生豬養殖企業的常規動作。雛鷹農牧(002477.SZ)在早年間即發力下游,推出雛牧香等系列產品。在2017年還聯手沙縣小吃,通過與其合作,希望打通公司的全產業鏈布局,豐富公司的銷售渠道;天邦股份(002124.SZ)通過收購民生肉品,在江蘇盱眙建立了屠宰加工中心,由此建立自有屠宰能力。同時推出豬肉品牌拾分味道,并加速市場拓展。

    相比而言,牧原股份并未有太多動作。該公司的總體發展戰略目標仍是鞏固公司在國內生豬品質方面的領先地位,使公司成為國內規模和技術領先的育種企業,并成為中國重要的優質生豬供應商。

    記者聯系牧原股份總裁助理袁合賓和董秘辦,并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未獲對方回復。

    巨頭的擴張邏輯

    積極擴張,幾乎成為眾多生豬養殖企業的規定動作。

    2016年4月,農業部發布了《全國生豬生產發展規劃(2016-2020年)》。該規劃對于環保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導致國內一大批落后產能退出。與此同時,在豬周期下行期間,諸多個體養殖戶逐漸會被淘汰出局。

    不容忽視的現實是,我國生豬長期以散養為主,目前規?;B殖有一定進展,但生產集中度仍很低。中國肉類協會常務副秘書長陳偉此前時提到,當前集約化養殖是大勢所趨,只有通過規?;?、正規化、現代化的養殖模式,才能真正解決養殖企業勢單力薄的情形,并同大的加工企業建立一個有效的合作。

    數據顯示,我國生豬出欄總數并未出現較大下滑。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7年我國豬肉產量5340萬噸,同比增長0.8%;生豬出欄68861萬頭,同比增長0.5%,生豬市場供應穩定并略有上升。

    這源于生豬養殖龍頭企業的積極擴張。2017年,溫氏股份與牧原股份在建工程同比增加85.44%和76.06%,均是因為發展規模擴大所致。

    從具體的生豬出欄量上來看,溫氏股份以接近2000萬頭排在前列,牧原股份經過近幾年的擴張,以超過700萬頭的數量位居第二。而由飼料領域跨界而來的正邦股份、新希望六合,同樣能夠占據一席之地。

    對于未來的規劃,溫氏股份提出到2019年年生豬出欄達3000萬頭,較2015年增加1000多萬頭;牧原股份在2018年計劃出欄生豬1100萬頭至1300萬頭;新希望六合早在2016年初就曾發布公告稱擬投資88億元,通過3到5年時間,以“公司+家庭農場”等方式發展1000萬頭生豬,通過“技術托管和技術服務”形式覆蓋2000萬頭生豬。包括雛鷹農牧、天邦股份等均有擴張之勢。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積極擴張仍將是養豬龍頭企業的主要動作。相對而言,牧原股份的重資產擴張模式對資金要求更高,而溫氏股份迅速擴張的成本較低。不過,只要能夠保證資金鏈相對安全,它們就敢于做出擴張的選擇。

     

    微信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无码A片

      <th id="4mpo9"><track id="4mpo9"></track></th>

    1. <rp id="4mpo9"></rp>
      <legend id="4mpo9"></legend>
    2. <progress id="4mpo9"><pre id="4mpo9"></pre></progress>

      <dd id="4mpo9"></dd>